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背景:
阅读新闻

马运芳:五行通背拳第七代传人

[日期:2014-03-17] 来源:北京晨报  作者:何安安 [字体: ]

姓名:马运芳

出生年月:1952年12月

职业:五行通背拳第七代传人;高级拳击教练;搏击专家

取得成绩: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训练方式和教学方法,为公安战线输送和培养了一批优秀干警,为国家队、省队、武警体工队、体育院校培养和输送了众多优秀运动员,其中有6人进入国家队,7人在全国比赛中获得前三名(冠军3人)。

想做的事:传统武术中关于实战技击的理念、技巧和知识现在已经流失了很多,这些年来一直在收集、总结,希望通过各种方法向下传播。目前正在从技击的角度撰写一本有关武术实战和理论的图书。

语录:“中国武术不讲蛮力,而是讲巧打,但巧的这部分丢失了,所以在搏击中应变很差。”

修剑痴将通背传到东北

我所学的五行通背拳,是修剑痴传下来的。

五行通背拳发源于京津冀地区,修剑痴是少祁派(祁家通背拳)第四代传人,河北固安人,出生于1883年。修剑痴原来叫修傅伟,开始习武以后改名叫修剑痴。他精通剑术,是很有名气的老武术家,在国民党时期曾经被何健聘为军队教官。

修剑痴收过很多徒弟,像云南的沙国政、贵州的王子和,不过这些人都已经过世。另外还有我的师爷薛仪衡,薛仪衡又传给我的师父戴宗印,打少祁派算起,第一代是祁信,我是第七代。后来修剑痴到沈阳传艺,又传到大连。薛仪衡就是大连人,另外他还是沈阳体院的武术讲师,也是全国名家。

到盖县跟着舅舅学五行拳

说起习武经历,我属于从小学艺。我老家在辽宁营口,13岁那年,习武风气盛行,我周围的同学、邻居都有练武的。我那会儿也不知道该跟着谁学,母亲看我喜欢,就跟我说:“你舅舅就会。”舅舅是个火车司机,当时住在盖县(现盖州市),每个周末我都一个人从营口到盖县,跟着舅舅学。那会儿也不懂,就是傻学,开始的时候练踢腿、压腿、劈、砍,后来就跟着练拳,学了好长一段时间才知道练的是形意拳中的五行拳。再后来邻居里又有练摔跤的,又跟着练了一段摔跤。

1968年,响应号召上山下乡,我插队落户到大连复县老虎屯乡,因为生活单调,干完活儿后就一起练武,当时有个跟我一起下乡的校友亓忠志,是练螳螂拳的,后来又结识了郑存禄、周起营。

手里拿着雷管突然爆炸

1970年前后,复县修水库,县里抽调了各个公社的青年民兵、知识青年,还有来自大连的解放军战士。闲暇的时候就约在工地或集体食堂里一起练几手,当时有个解放军战士戴着拳击手套,我就跟着他练拳击。那时我虽然年龄小,个子也小,但很多比我高大的都不是我的对手,因为我身形灵敏,步伐灵活。

修水库的第二年遇到了一次挺大的事故,事后还挺后怕。当时我们在山坡上打竖井,为了连通竖井,需要在山底部掏挖横洞,打到五六米深的时候,爆破时一只雷管没响。第二天,我和一个工友把雷管拿回来,打算重新装填火药,没想到发生了爆炸,因为我手里拿着雷管,伤得最严重,身上穿的中山装式的学生服前襟都给炸没了,铁砂和溅起来的石子都嵌在了肉里,只能一点点往下抠,整整住了一个月的医院,身上的石子都没清理干净。事后想想,自己真的很有命,也幸好练武身体比较壮,能躲过一劫。

每月坐4小时火车到沈阳学武

因为练习拳击,我在营口图书馆找了不少书,借回家以后用信纸把图片和文字都抄画下来,一有时间就照着练。回城以后,我到营口中板厂当了一名轧钢工人,工间休息就找个安静的地方练几趟拳脚。在邻居的介绍下,跟着梁中盛、殷云章、张嵩山等学弹腿、长拳、通背拳。

那时候对武术的认识还很肤浅,杂七杂八学了不少东西,但都是皮毛。为了获得提高,我和师兄找到了沈阳体院,希望拜薛仪衡为师。经过两年的考验,薛仪衡将我介绍给了他的入室弟子戴宗印。在戴宗印家里,我与师兄一道正式磕头拜师。

因为老师在沈阳工作,我每个月都要从营口坐4个小时的火车到沈阳,跟老师学习通背拳的各种单操、套路和技击手法、器械等。

通背拳好在哪里?因为通背拳讲究放松,而人最难的就是放松。很多拳种都很难做到,像太极拳,有人以为慢就是放松,其实不是,放松就是不用力。

真正的武术追求养打合一

来北京是2001年的事儿。当时北京前卫搏击俱乐部要打中泰拳赛找到我,我受聘前来主持竞赛训练和组织工作。我也陆续接触到了泰拳、柔术、合气道和空手道、花郎道等。

中国武术不讲蛮力,而是讲巧打,但巧的这部分不少已经丢失了,所以在搏击中应变很差。

我从2001年进入搏击俱乐部以后,包括后来当教练,讲的都是对抗实战。中国武术讲求万法归一,这拳、那拳,不过是不同的演练形式,不管人怎么练,都要在关节活动范围以内。很多人练健身,肌肉的横截面增粗了,但没有练拉长,肌肉没有弹性,越练身体越笨,这是因为只练了力量,没有练速度、耐力和反应,真正的武术要养打合一。

打败泰拳高手蒙坤派

2002年,前卫搏击队邀请泰国教练进行技术教学,查理和蒙坤派等泰拳高手来到北京。一次,我正在东环广场的安迪柔术俱乐部指导学员训练,蒙坤派也在现场。

正在我演示中国传统武术时,蒙坤派突然提腿就踢了过来,我立马脱了鞋子和他过招。

蒙坤派是个黑大个,1米83高,又黑又壮,而且当时刚刚30岁,而我已经50岁了。

当时我一个拳法虚晃,随后一个踹腿正中蒙坤派膝盖,蒙坤派则使出了一个右高扫打算重击我的肩膀,我顺势接腿后一个前冲步直接将蒙坤派摔了出去,蒙坤派只得认输而归。

防身是为了找机会逃脱

近年来,我主要致力于研究各种武术的搏击技术,也因此经常会给大家讲授一些防身技巧。

我在北京大学讲防身与技击讲座时就说过,防身术和技击术是不可分开的,防身不是为了搏斗,而是寻找机会脱离现场。

遭遇突发危险事件,一定要尽快脱离现场,万一脱离不了,一定要镇静,注意观察周围环境,利用地形、地物、行李、随身物品等阻碍暴徒的追击。如果暴徒离我们的距离只有一两步,就不能继续逃跑,逃跑会把整个后背留给暴徒。面对持有凶器的暴徒,我们要尽量把他拿器械的胳膊往外挡,如果他已经在砍,反而需要“帮”他一把,避开凶器的运行轨迹往旁边带,这样他就砍偏了。这里边有一点儿技巧,但其中心理素质的训练更加重要。

阅读:
相关新闻       马运芳  五行通背拳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