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背景:
阅读新闻

峨眉武术传人赵氏父子的江湖

[日期:2013-11-12] 来源:重庆时报   作者:KungFu [字体: ]

  江北旁矗英雄城,男女老幼擅武风。

  拳戈骁勇搏龙虎,武乡绝技贯长虹。

  —少林高僧、时任少林寺武协秘书长的释德虔法师,在赠送给赵幼生的《少林武术大全》扉页上题诗赞誉

  滚烫的重庆江湖

  在重庆,倚着绵延跌宕的山水,吃着滚烫的火锅,摆着龙门阵,唇齿间满是麻辣的味道。而山城数不尽的风流韵事和江湖往事,更是让人咀嚼生津。

  无论是钓鱼城的守卫壮节,义薄云天的袍哥文化的浸染,还是陪都时代名家荟萃的经历,都注定了这个西南重镇,藏龙卧虎。无数令人惊叹的奇门异士、让人唏嘘的武林高手,都在重庆落地生根,自成渊源。

  1931年出版的《拳乘》,开篇就有“一树开五花,五花八叶扶,皎皎峨眉月,光辉满江湖”的诗句。里面提到的“一树”就是指峨眉这个地域性的派系,“五花”指灌县(都江堰)的青城、丰都的青牛、通江的铁佛、开县的黄陵和涪陵的点易,“八叶”则是指的是僧、岳、赵、杜、洪、化、字、会等八大门派。

  川渝大地,多种门派自古已散叶开花,而其中的武术佼佼者更是数不胜数。据《重庆武术志》记载,据不完全统计,从明永乐四年至清光绪二十年近500年的时间,重庆地区涌现的武探花、武榜眼、武状元多达200多人。

  元明清各代,武术活动已逐步深入到社会斗争中。合川钓鱼城保卫战、农民企业将领明玉珍攻打重庆、清代教案、保路运动、辛亥革命等,都有不少武林高手挟裹其中。尤其是陪都时期,全国的武林高手纷纷来渝,像杜心五、万籁声、郑怀贤、张腾蛟、李国操等,为重庆武术注入了新鲜血液。

  那时的重庆武林,真是高手云集,精彩纷呈啊!

  到了今天,重庆武学依旧有着深厚广泛的影响力。江北、奉节县都入选为全国武术之乡,而重庆籍的武术健儿,也接连斩获国家、国际等众多大奖。越来越多的重庆男儿

  赵子虬

  1905年生于四川省广安县东岳乡,6岁时师从舅父,后拜名师侯炳森等名师学习峨眉拳法。1931年4月,考入南京中央国术馆第二期学习,后到武汉任国术教师。抗战时期,迁入重庆。1995年被评为“全国十大武术名师”称号。退休后,完成了 80余万字的武术专著。1996年去世,享年91岁。

  赵幼生

  赵子虬之子,现年58岁,自幼随父习武。中国武术八段,国家一级武术裁判。历任江北县人大代表,武术馆馆长,渝北区体委副主任、武协副主席。现任渝北区体育局调研员、区武协主席,重庆市武协副主席,中国武协第四届委员会委员,重庆市非物质文化保护工作专家委员会委员。

  1982年,李连杰一部《少林寺》,开启了全民追捧武侠剧的时代,掀起了习武的狂潮。此前一年,释永信才到少林剃度出家。凭借这部电影,少林寺在方丈释永信的带领下,重整旗鼓,再战江湖,名气大增。

  鲜有人知的是,彼时的少林寺,远不如重庆渝北的武术发展得好。即便是十年后的1992年,全国武术之乡的排名,少林寺位列第三,而渝北居首。

  盛极一时的重庆武术

  “如今某知名掌门人,当年在重庆打比赛打不出名次,换了个省,才出成绩了”

  “重庆有的门派,其他城市不一定有”

  渝北两路城区一个公园边,每天都能看到一个打拳舞剑的身影。他就是重庆市武协副主席, “全国十大武术名家” 赵子虬之子,峨眉武术的传人赵幼生。

  8月中旬,我们见到他时,他和弟子正在院坝里喝茶聊天,聊起武术,常伴随着一些习惯性武术动作。时值天山武林大会举办,我们也从这个话题谈起,“参会的几个门派,掌门人我都认识,熟得很。”赵幼生叫弟子拿来自己主编的《巴渝武术》。巴渝地区的武术流派主要出自峨眉派,有“五花八叶”之说,灌县的青城、丰都的青牛、通江的铁佛、开县的黄陵、涪陵的点易为“五花”,“八叶”则是指“僧、岳、赵、杜、洪、化、字、会”八大拳派。此外还有源于河北沧县的八极拳,源于清代直隶顺天府(今北京)的八卦掌、源自陕西三原县的三原门、以及流行甚广的六合门等共计三十九门外地流派在重庆开枝散叶。

  赵幼生说,早期武术有非常明显的地域特征,北方地势开阔,拳势大开大合,巴渝地区山峦迭起,故有拳打卧牛之地一说,曾有人可使“箱拳”,意为仅在一个箱子上就可打完一套拳。而同属峨眉,重庆山地和成都平原也大不同,重庆本土武术为东峨眉,相比西峨眉,动作比较小巧、精致和紧凑,有自己独特的武术套路。

  “全国其他城市有的武术门派,重庆都有。重庆有的门派,其他城市不一定有。”重庆武协常委、南少林传人王佑辅说。

  初一十五,珊瑚坝“赶花会”、打擂台

  重庆本土武术的兴盛,是在抗战时期,中央国术馆随南京政府西迁重庆,各路豪杰齐聚山城,一时间高手如云,民间习武之风盛行,达到鼎盛。当时,民间盛行切磋武艺,每逢初一十五,码头工人和民间豪杰喜欢去珊瑚坝“赶花会”,打擂台。

  那个时期,重庆积聚了许多武林高手,大师辈出,如形意拳的朱国富、杨国忠,六合门的冯宝生,峨眉的赵子虬等。

  武术之乡排名,渝北第一少林寺第三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重庆武术开始在全国声名鹊起。1987年,江北县(注:后来的渝北区)被评为四川省第一个武术之乡。

  1992年,赵幼生作为四川武术界的代表之一,参加了全国武术工作会议。少林高僧、时任少林寺武协秘书长的释德虔法师,赠送《少林武术大全》。“1992年,全国武术之乡评比,江北第一,河北沧州第二,少林第三。”赵幼生说,那时候,少林寺民间武术还不如江北。

  也是在那一年,河北农村的穷孩子王宝强,8岁,只身前往少林寺学功夫,想当武打演员。

  说起重庆武林多才俊,赵幼生抖了个“包袱”:“某知名掌门人,当年在重庆打比赛打不出名次,换了个省,才出成绩了。”

  并不神秘的功夫

  “经过特殊训练,一般,人有多高,就能跳多高,手臂能伸多高,就能踢多高。在墙上快速奔跑几步甚至十几步,是可能做到的,但飞檐走壁是绝对做不到”

  《卧虎藏龙》里的飞来荡去,绝对做不到

  《卧虎藏龙》中,李慕白和玉娇龙手持长剑,踩着竹子飞来荡去,令外国人对中国功夫啧啧称奇。在很多武侠小说和影视作品里,身着青衣的侠客,更是一纵擎天,飞檐走壁,轻功了得。

  对此,赵幼生不屑一顾。他说,那是一种夸张和艺术的想象,现实中是不可能做到的。

  “飞檐走壁其实主要靠身姿的灵活和弹跳力,经过特殊训练后,人可以跳到一定的高度,但绝对达不到影视剧里的飞檐走壁的那种效果。”

  赵幼生说,根据他的实践教学经验,得出了练武者能达到的弹跳极限,“经过特殊训练,一般,人有多高,就能跳多高,手臂能伸多高,就能踢多高。在一面垂直的墙上快速奔跑几步甚至十几步,是可能做到的,但飞檐走壁是绝对做不到。”

  在他看来,要成为武林高手,既要有技术,还要有充分的实践经验。“没打过架,缺乏实战经验,是无法成为高手的。”当年,与当地体委联系,就可以打对抗赛,现在没这种条件、氛围。因此,他不认为现实中能达到武侠小说和影视作品里那样的神奇高手。

  武术表演不实用,速成秘笈不靠谱

  在赵幼生看来,武术套路表演是在表达一种“攻防格斗”的意识,和实用性有一定差距,表演带有夸张的成分。生活中的游戏,经过夸张、总结和美化后,形成了所谓的武术套路。

  “看一本秘笈,瞬间就能练成神功。这是夸张,现实中不可能实现。真正的高手,都要长时间不间断高强度训练才能练就。”他说,绝招其实也很简单,一招制敌,但是出其不意,被破解了就不神秘了,所以不能轻易使用。

  “大师王林”变了味,无利方成境界

  赵幼生对当前关注度颇高的“气功大师王林”也很关注。他认同气功可以养生,通过调节气息,强健身体,但否定了王林的神话。

  “隔山打牛,说的是借力打力,力的传递而已,但没他说的那么夸张,隔多远就能把别个戳死,是不可能的。”他强调说,只有无利,才能达到最高境界,像王林这种所谓的大师,为了钱,就变味了。

阅读:
相关新闻       赵子虬  赵幼生 
图片资讯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