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背景:
阅读新闻

不再踢馆的顺德武林

[日期:2011-08-22] 来源:南方网   作者:陈潇 王笠舟 [字体: ]

文艺中,江湖儿女在刀光剑影中演绎恩怨情仇;现实中,江湖还在吗?

佛山是武术之乡,佛山登记在册的练武人士有7万余人。顺德武术作为佛山武术的一个地头,也有着优良的武术传统,均安李小龙,更是让顺德武术名扬海外。在顺德,练武,并不是一个陌生的名词。

近日《永春小龙》电影在顺德开机,李小龙少年经历能否让顺德刮起新的江湖风?

南都记者调查获悉,无论是佛山的还是顺德的武馆,其实多为民办武馆。据顺德文体旅游局的记载,目前在区备案的民办武术体育协会有6个,各个拳法武术流派传人为了各自武术传承自行开办武馆遍及顺德10个镇街。但是这些武馆是如此的低调,各个派系传人为传承武术而在自家车库,或楼下广场进行教拳,因此真正的练武之人其实不仅仅是登记在册的人数。这些隐藏在民间的武馆,如果没人告诉你,你经过时只会觉得是个民房。

这就是如今的顺德武林,没有踢馆,没有旗帜,只有默默的传承。

不为赚钱的民间武馆

永春师傅陈锦良的武馆位于大良一个新建工地旁。近200平米面积,没有任何奢华装饰,简单的毛坯房和水泥地面,地上有些区域铺上整块的毛地毯和塑胶地毯,一面整块的镜子嵌在最里侧的墙上,周围四处摆放的一些棍子和练习木头人,练武的人们就在铺着地毯的场地上学基本功,扎马步,练拳法棍棒。

“在我这里的都是一些熟人和朋友介绍来的”,陈锦良说,在他看来,开武馆主要是传承一个门派的功夫,“我开武馆不赚钱,我挑选中的有些徒弟习武我甚至不收费,但大家以诚相待,平时都会给我买些礼物。”

和陈锦良有同样出发点的人不止他一人。顺德永春大师、央视《武林大会》金牌获得者罗德志如今在顺德也开办一家永春武馆,看到自己中意的学生就招为学徒学习,初入门学生收费300元不等。

据了解,容桂目前民间存在的传统武术包括永春、洪拳、蔡李佛等。容桂青少年俱乐部钟教练介绍,这些民间武术的存在形式,主要是一些在民间的武师,平时上班,闲时就出来练一练,以此来维持武术传承。例如四基有一名40多岁的叶师傅,平时做点小生意,但却是永春高手。他收了许多弟子,不定期会有训练活动。

没有踢馆、没有嫡传弟子

为了适应现代体育竞技的要求,武术归于体育竞技之后,武术套路从以前的攻防对垒变为追求高、难、美,动作不计较拆招,而是表现招式。对此,有人感慨如今顺德武林已经没有“踢馆”一说。

一个习武人士对南都记者提起顺德白眉拳传人刘乃,“乃叔他们那时都是打出来的天下”,但是如今这种“靠打出来天下”的现象已经绝迹,每个人都在自己的生活领域里,各自相安无事地做着自己的武术拳法,只有在每年顺德区的传统套路拳法比赛上,大家才会碰面相聚。而这种比赛也只是单纯的套路展示,没有两人拆招,更没有PK.

这样一来,老师傅们也很难找到“优秀的”传人,因为学生交学费后,大多都只是泛泛且短暂地学习简单的拳法。永春第十代传人顺德杏坛人陈锦良说,顺德如今10个镇街均有约7套拳法传人,他自小习永春,如今在大良开武馆收徒弟,而在这些徒弟中,每个周末也会找一些优秀的学生带到家里,“直到如今,我也还在寻找能够继承我全部拳法和套路的真传弟子。”

越走越窄的武术套路竞技

空翻、劈腿、收手、落地……一连串漂亮动作在音乐停止前结束,落地前一刻,小苗双肩微微有些抖动,身体本能向前微倾,但很快就摆回正位。比较完美一次动作展示,站在周围的队友开始鼓掌。

顺德体校的4号馆就开始热闹起来。12日结束暑假的体校武术队24个孩子,已经开始准备这个月25日举行的“广东省青少年武术套路锦标赛”,如果成绩好,这些荣誉都将成为他们今后进省队、考名牌大学有效附加分。

1990年,顺德体委组建武术队,钟金凤一直担任教练,同时也是顺德武术协会相关负责人。在顺德21年间,每年都会和同事到各个镇街去选“苗子”,带回来的孩子们进行训练、参加比赛,成绩优秀的孩子被省队选走参加更高级别的比赛,上次被选入省武术队的顺德容桂人,12岁的霍欣桐如今正代表广东队唯一队员在上海参加集训,并且参加了本月17日的“亚洲青少年武术套路锦标赛”。

钟金凤说,武术队参赛项目多为南棍、南拳、长剑、太极。目前顺德组建最完备的是太极协会,但其他很多拳法则有消失的危险,“很多原来的武林派别功夫只有一些老人家才知道。”钟金凤说,以前大家还是会学习一些传统武术的拳法,“比如南派的洪拳、侠拳、蔡李佛,而现在的青少年套路只有了三大类,就是长拳、南拳、太极拳。”

除了一些拳法逐渐式微,体育竞技在拳法套路上动作的要求跟传统背道而驰也让人扼腕,“现在的动作追求高、难、美”,而以前的武术会更加强调实用性,讲究攻防意识,会从最初的扎马步到一拳一式开始,甚至每招出来都会想着去研究拆招的方法,“在近10年,这种传统武术渐渐减少。”

对此,不少老武师叹息说,“路子越走越窄。”

钟金凤认为,现在学习和普及的体校武术套路越来越花哨,“有的追求了花样,缺少了点原来流派武术的扎实功底和底蕴,有些甚至和体操开始有了一些结合点,每个动作设计出来都要求有美感。”

■事件

两“春”之争

2010年7月20日,国家体育总局武术运动管理中心党委书记、中国武术协会副主席何青龙一行到顺德杏坛东马宁村考察验收当地此前申报的“中国永春拳之乡”称号。

5天之后的7月25日,叶问长子叶准来到其父叶问故乡———南海罗村,在当地收下100名弟子。针对国家体育总局对顺德杏坛镇东马宁村申报“中国永春之乡”进行验收一事,叶准当时发表言论称,他不会承认永春是詠春。“我的父亲叶问,我父亲的师傅梁璧等宗师,都是詠春拳法,传统的詠春拳也就只有3个套路,没有永春那么多。”此前暗中较劲的两春之争从此公开化。

2010年8月29日,罗德志收下世界攀岩冠军郑丽莎为关门弟子。在当天的收徒现场,顺德永春掌门人、陈华顺曾孙陈国基首次公开回应“两春之争”。

陈国基称,永春拳源于福建泉州九莲山少林寺,清朝雍正年间,寺中的武功高手至善禅师在躲避朝廷缉拿时创立永春拳,后以被烧毁的南少林永春殿命名,后辗转传给了佛山的梁赞。因为怕永春之名招惹是非,遂在“永”字前面加了一个偏旁,成为了后来的詠春。以此来看,永春是正宗,而咏春只是宗枝。

此外,永春一派还称,叶问是永春宗师陈华顺的徒弟。据称,陈华顺师承梁赞,后在顺德开授永春。陈华顺晚年在佛山桑园叶家宗祠设馆授徒。61岁时收了时年13岁的叶问为徒。因陈华顺年事已高,叶问只学了3个套路,而永春有12个套路,其中也包含了叶问詠春的3个套路。

对此争论,顺德区文体旅游局相关负责人说,这些争论都只是关于这个拳法的套路之争,“我们只希望能通过这些武术达到一个全民健身的目的。”

■武师面谱之陈锦良

陈锦良:父亲学洪拳他却选择了永春

永春拳

陈锦良 62岁

顺德联英武馆馆长 永春第五代传人

初次见面,陈锦良正在自家院落里指导几个大徒弟练习永春套路。“准备!”陈锦良喊出口号,如今62岁的人,嗓音低沉有力,被阳光晒得红黑的脸庞,眼神炯炯,给人一种无形的威慑力。“赫!”五个30岁左右的大小伙穿着短袖,听到口令后迅即一字排开,手臂弯曲,双拳紧握放在身体两侧,双唇紧闭,眼神直直望向前方。这个季节,清早的温度已经很高,从8点半开始到现在,汗水已经打湿了每个人的衣裳,脸上依旧有汗珠顺着脸颊往下落,没人去擦一下,陈锦良一边喊口号,一边四处转指导不准确的姿势。

“我们学永春的人都讲义字”,陈锦良说。尊师道、代代传,作为顺德永春传人之一,陈锦良在顺德大良开武馆,做佛山武术协会副主席的他说,只想教会更多的人,“就像当初师傅传授给我一样,我给师傅传承下去,有人接着我的棒子传下去,让永春永远传下去。”

14岁初学永春

1964年,顺德杏坛,陈家14岁少年时常跑到村里陈家燊的跌打馆里玩耍,而他最关注的是跌打馆旁边的武场,并时不时跟着武场里的大人模仿一招一式。渐渐这个“生人”吸引了馆主陈家燊的注意,这个年纪很小的少年,每个动作学得很快,招式上稍微指点一下做得也很到位,身材并不高的少年在众多习武者的悟性让陈家燊欢喜。

此时,这个少年的父亲也看到儿子的举动,“去跟陈家燊师傅学永春吧”,少年的父亲本身学洪拳,但是看到儿子的兴趣,他决定支持孩子选择。

“师傅,我叫陈锦良,请受徒弟一拜”,一天父亲把陈家燊请至家中在堂厅太师椅上坐下,少年双膝跪下,手端茶杯,给在武馆里经常指点自己的师傅跪下,拜师。

一晃三四年,少年在武馆里练习得很勤奋,甚得陈家燊青睐,直至如今谈起陈家燊,陈锦良仍说,“这个师父,是像‘父亲’一样尊敬对待的人”,而跟着陈家燊学习的8套永春套路成了陈锦良最开始的武术基础。

在一份陈锦良提供的《佛山永春》族谱中,作为永春的梁赞宗师,陈华顺是梁赞首徒,(叶问14岁拜陈华顺为师,叶问为李小龙师父),陈汝棉是陈华顺儿子,陈汝棉徒弟是陈家燊,陈锦良是1964年陈家燊在古郎最早招收的16个徒弟之一。

68次迄今打架次数

18岁,陈锦良告别师父陈家燊,跟随陈家燊同辈师姐欧少凤继续学习永春套路,当时已经搬至大良的陈锦良拜欧少凤为“师傅”,每星期早晨5点骑车从大良出发,20公里路,等到达时已经接近晌午,匆匆吃过午饭就开始学习新拳法。

直到下午5点,学习完毕的陈锦良再骑车回家,到家时天已经黑透。跟着欧少凤,陈锦良继续学习永春套路共26套。

这26套拳法后来成为陈锦良在同辈中引以为傲的资本。而学武的目��是什么?陈锦良说,劫富济贫、见义勇为,“小时候就是抱着这种想法和冲动一直学,觉得要成为这样的人,首先就要练就一身本领,很光荣。”

在生活中,这也确实成为陈锦良“见义勇为”的武器。“一次看到街上有人在喊着‘抢钱啦’,我就看到一群人在追着一个人跑,而那个人正在朝我这个方向跑过来,我就慢慢晃到这个人面前,一招‘渔翁撒网’把那人打倒在地!”陈锦良如今忆起这些往事时边说边笑,并不断比划着当初的那些招式。

习武之人或许有更多的资本跟人“过招”,从七八岁开始记录自己打架的次数,“至今我打了68次架”,陈锦良笑着说,最后一次打架是58岁时,带老婆孩子出去坐车,位子被别人占了,“对方还是几个小年轻来着,好好说不听,于是我就把他扔出去了也就算了。”

陈锦良说,在习武之初,师傅都会告诫“学的功夫不能伤人,把人制服就算了”,如今,陈锦良自己开武馆,带徒弟,并告诉他们功夫可以用来维护社会治安,“我跟他们讲,你要想想打这个架别人是不是会给你送锦旗,如果打了要进派出所就不要打了。”

教百人有一人传就好

陈锦良开武馆的时间不长。年轻时为了生计“跑江湖”、甚至开饭馆但是就是没有开武馆。有一天,一个一起学永春的师兄找到陈锦良说,“你学得好,如果不开武馆,师父的永春就没人传下去了”,1988年开始,陈锦良小规模的开武馆,招徒弟。

“我开始从教一两个到慢慢教到几百个,直到后面教更多的孩子,我想必然会有几个人帮我传下去吧”,陈锦良说这就是办武馆的初衷。

陈锦良欣慰的是,现在在众多的徒弟中,已经有几个徒弟开了武馆,“看到他们往下传让我很开心”。

代表顺德参加各种比赛,结交全国甚至世界各地的武术界朋友,陈锦良很享受现在的生活。他身上会带个红色硬壳的通讯录,上面密密麻麻记了近20页的人名、电话,他说,这些都是在武术中交往的朋友。

■武师面谱之刘乃记

教拳50年从不教外国人

白眉拳

刘乃记 65岁

在大良旧寨开武馆 白眉拳第七代传人

雨后的旧寨,清新静谧。站在村口的牌坊下,远远就能听到白眉拳传人刘乃记教拳的声音。离牌坊30多米的一间村屋里,七八个十来岁的小孩正在甩着胳膊热身,65岁的刘乃记身穿白背心和短裤,不时吆喝一两声。

从旧寨走到辛村学拳,再到留在旧寨教拳,“旧寨乃仔”刘乃记已经和白眉结缘50多年。

学拳:走2个小时找“黑教头”

白眉拳属于南方短打内家拳的一种,出手刚强凶猛,出手如雷击,发劲似放箭。据说,有诗曰“内家拳白眉,练就寸寸肌,双眼炯炯明,身轻燕子飞。”这完全就是刘乃记的写照,尽管已是花甲之年,但声如洪钟,颈脖粗壮,发劲挥拳时虎虎生风。

开始采访时,一辆白色的奔驰停在了武馆外,车上下来3个小孩,他们都是刘乃记今年新收的徒弟。“现在来学拳的很多都是老板的子女,他们都想让孩子吃点苦头,不能太矜贵。可这些徒弟未必能够理解,我们学拳那时和现在,根本没法比。”刘乃记回忆,自己最初接触白眉拳时比现在的徒弟还要大,差不多13岁。

刘乃记说自己师承简胜(音),属于白眉张礼泉一脉,“以前师傅在辛村,我们就走路去,每晚吃完饭走过去,一走就是两个小时,练一个多小时又走回来。”当年和刘乃记一起学拳的还有3个人,几十年后还在玩白眉的只有他和同村的张汉了,“晚上练完拳又累又困,张汉就拿根竹竿走在前面,我就像个盲人一样握着竹竿边走边打瞌睡。”

“以前一晚最多就学一个多小时,都是偷偷地练,那时教拳的都是所谓的‘黑师傅’、‘黑教头’,要坐牢的。”刘乃记说那时不但要偷着练,还要经常换地方,学得很慢,“比他们慢多了。”他指着几个徒弟说。

秘技:灯芯担成铁

“白眉拳主要是一道劲的浮沉吞吐,力道凶猛,这么多年来,我打架都没受过伤,一出手就制敌。”刘乃记打了个比方,一般的拳就是一根竹竿,但白眉的拳劲就像现在工人拆房子用的锤子,软软的一个塑料棍顶着个铁锤头,一敲下去就会特别有力。“我们以前放牛都不用牛鞭,直接一个鞭拳打下去就听话了。”

刘乃记学了3年就开始自己开班收徒,“学会套路3个月就可以了,学成要3年。”他说自己现在还天天在练,“滴水穿石,非一日之功,功夫不是靠讲出来的。”根据白眉拳的特点,刘乃记还自创了一套训练方法,叫“灯芯担成铁”,方法看似很简单:一根指头粗的棍子,中间吊个装满水的可乐瓶,训练时双手伸直,光靠手腕用力把瓶子转上来,练过之后双手筋肉异常结实,“一个瓶子能拉10次就很了不起了,练熟了再加瓶子,最多的能吊10个。”

授艺:不想外国人欺负中国人

彬仔今年才10岁,但学白眉已经有2年,还随师父到香港表演过,在刘乃记现在的20多个徒弟里面算是大师兄,“灯芯担成铁”在他手上转个100次根本不是问题。虽然刘乃记强调徒弟“不能欺人,更不能被人欺”,但彬仔说有时在学校还是会和人打架,“不过一打起来就乱了,没用功夫打过人。”

除了自己开班,刘乃记还在顺德德山少林武术培训中心当总顾问,教拳50年,他说只要有心学,他都会收徒,“当师父的要有耐性,有心学的话,烂柴头也能在上面雕龙画凤。”唯一例外的是,刘乃记从不教外国人,“我不想外国人学会了武功回来欺负中国人!”

谈到将来,刘乃记说希望白眉能够发扬光大,会的人多了,白眉自然就会兴盛。“我打算一直就这么教下去,教到死为止!”

“一次看到街上有人在喊着‘抢钱啦’,我就看到一群人在追着一个人跑,而那个人正在朝我这个方向跑过来,我就慢慢晃到这个人面前,一招‘渔翁撒网’把那人打倒在地!”

———陈锦良

“希望白眉能够发扬光大,会的人多了,白眉自然就会兴盛。”我打算一直就这么教下去,教到死为止!但是我不教外国人,我不想外国人学会了武功回来欺负中国人!“

———刘乃记

阅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