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背景:
阅读新闻

道教房中术与佛教密宗双修

[日期:2011-07-22] 来源:KungFu  作者:KungFu [字体: ]

密宗无上瑜伽“乐空双运”双修法的生理学根据便是三脉七轮及“军荼力蛇”学说。所谓“乐空双运”,即是密宗无上瑜伽密的教义及特别修行法。其理论根源于密宗《大日经》与《金刚顶经》。本来早期佛教在性排斥问题上是决无妥协余地的。然而密宗圣典《大日经·住心品》中却说学佛须以“菩提心为因,大悲为根本,方便为究竟”。其中关键在于最后一句为密宗所独具。“究竟”意为“彻底”、“极尽”;“方便”意为“善巧”、“灵活掌握”、“权变”,这句话为密宗突破大小乘佛教杀、盗、淫等根本戒律真正开了“方便之门”。这就是,为了达到成佛的目的,没有什么手段不可以 使用。只要“佛祖心中留”,没有什么不可违背的戒条。菩萨应持不邪淫戒,但为了度人度己,修成佛果,可以利用女性作为修法道场,以“摄护众生”。

    另一重要的密宗双修依据出自《金刚顶经》:

    “奇哉自性净,随染欲自然。离欲清静故,以染而调伏”。

    所谓“调伏”的观念,是指借助性欲和性能达到“自性净”而成就佛果。这与道教房中派和内丹双修派欲借性修炼成就仙道异曲同工。所以《大日经》宣称:

    “随诸众生种种性欲,令得欢喜!”

    《喜金刚帐本续》更说:

    “腹中误中毒,复以毒中取;以楔而出楔,以垢中除垢;若耳中水入,以水能令出……若有贪欲情,以欲中调伏”。

  根据“调伏”的说法,密宗双修已是顺理成章。菩萨天人均有了性修炼伴侣。天人有天后,天女为伴,降伏“恶魔”的诸尊明王相应有明妃(佛母、空行母)陪伴。《大日经疏》卷9说:“明是大慧光明义”,又说:“妃是三昧义,所谓大悲胎藏三昧也”。  明王与明妃双修交媾便成为“以万便 (悲)为父,以般若(慧)为母”这样一个“悲智和台”的象征。密宗信徒依此观念,遂以金刚上师为父,以上师修法的性伴侣以及一切修密的女性这空行母,以“男女双身大乐”为修法成道的手段,称之为“欲乐定”、“莲杵氤昧三定”。

  

   解决了双修的教义及戒律方面的问题后,佛教密宗便以古印度瑜伽的气、脉、明点等生理学说为根据,发展出“乐空双运”的双修实践体系。

  密宗无上瑜伽认为,蜷伏沉眠于人体密轮之上的性潜能“军荼力蛇”须赖明王明妃两性交媾中所击发的性能来刺激唤醒。也就是说,他们认为两性性交时所产生的体内性激素和性能量最容易激发人体潜能。他们认为,人在两性交媾过程中达到性兴奋时,心间不坏明点与意念及全身的气皆往下身走,凝集于脐下。所谓“明点”(blndu)是印度古瑜伽概念。指人体中生命能量的凝聚点及水液。其中有些明点与道教内丹的“精”类同,故有译为“精”、“真精”、“真火”的。“不坏明点”类同道教内丹的“元精”、“真精”,为人生命及心识之本,终身不坏,禀自父精母血,为意识底层的心识之本“阿赖耶识”与命根气的结合,住于中脉中,随人的心理生理活动而于中脉中变化移动。

  当性欲冲动时,并随其渐达高潮,不坏明点从顶轮降至喉轮、心轮、脐轮,这时全身心识与气皆聚一处。若以瑜伽加以修炼调控便能转化发生智慧。密宗又认为。一般人在性立时射精将性能量释放,使女性怀孕产子,这里将性能传递转移给了后代。而密宗双修者通过性交媾运动激发己身内的性能量,但是不射精,而是以意念调动密杵轮的性能去制激唤醒“军荼力蛇”。《诃陀瑜伽灯明》说:“知瑜伽者当保其精。耗其精者死,存其精者生”。这种观念,与道教内丹认为人的阳精“施之于人则生人,施之于己则成仙”完全一致。

  当密道修行者通过性交激发的能量使密轮上沉睡之“军荼力蛇”觉醒,蛇头开始由低垂而高昂,喷出拙火。在不断的用意、念咒、呼吸修炼过程中,金黄色蛇体渐渐由蜷曲而伸直上窜,喷出的拙火也愈加明亮、炽热,灿烂,经过诸轮,沿中脉升腾,直达顶轮与明点相合,烧融顶轮中脉出口处的脉结即“白菩提”,此时左中右脉接通,滴下甘露,收一切气入中脉,人与大梵接通,天人合一。此时密道行者感受到大喜乐境界,生理与心理发生极大变化,入高深定境,获得空、明、乐、无念的禅定之境。

    密宗双修理论与道教房中理论在本质上是基本相通的。

  首先,二者都认为,人体生命能源是性能量。道教炼精化气。炼气化神;还精补脑是以性能量—一元精为生命物质基础;密宗所谓“军荼力蛇”、“灵蛇”、“拙火”也是以性能为生命修炼根基。其次,二者都采用男女性交媾的技术操作来达到激发性能——生命潜能的修炼目的。道教内丹双修要求有法、财、侣、地。取坎填离、乾炉坤鼎合炼成丹;密宗则有明妃、空行母作为性修炼伴侣。且二者都有一套完整的性修炼技术操作体系。第三,无论是道教房中还是密宗双修,回精与逆流都是最根本技术和行为。道教房中无论哪派都以“从而不施”、“不泄于道路”为根本法则,并讲究“黄河逆流”,将精气循督脉运至头顶,形成周天;密宗则以性交激发性能,将未射出之精气击发拙火,循中脉上升至脑。达到这——步的便被称为“逆精者”(ordhvaretas)。第四,道教房中和密宗双修都以信仰为基础,目的是成为登逾彼岸者。道教房中术的信仰基础是神仙不死,羽化飞升。内丹双修派更要达到“阳神出顶”,“炼神还虚”。但在现实客观意义上,却与祛病治疾,健康长寿紧密相关。密宗双修的信仰基础是即身成佛、涅 寂静;客观效果上也有长寿——虹化的现实意义。第六.作为宗教行为,道教房中与密宗双修都伴随着神秘的宗教仪式仪轨。道教天师道的“合气之道”须集体进行“真人日礼”、“诏冥醮录”, “男女至朔望日先斋三日”;还有专门的“师尊”进行性修炼指导,“入私房诣师立功德”。密宗双修则要举行隆重而神秘的无上瑜伽密灌顶仪式。又称灌顶大法。具体包括密灌顶与慧灌顶,均为上师对其弟子在双修知识和实践上的言传身教。密宗有严格规定,未经此二灌顶者绝对不能用“乐空双运”之双身修法。

  

     佛教密宗双修法与道教房中术本质相通并不是偶然的。

  在历史上,印度的佛教于公元2~3世纪以来曾大举进入中国并成为中国主要宗教之一,这已是众所阂知的事实。然而,在此同时,中国的道教也曾逆向远播至印度。并很大程度上影响了佛教,使之演化出密宗,则鲜为人知了。由于印度密宗的产生晚在公元7世纪以后,而中国的房中术依据马王堆西汉墓竹简房中书推断,不应晚于战国晚期至西汉初,也就是公元前3世纪前后,因此在佛教于公元2—3世纪循南、北丝绸之路进入中国时,中国的房中术完全可能循同样的道路随着当时兴起的道教传播至印度。密宗经典对此有不少蛛丝蚂迹可寻。如密宗古典《楼陀罗问对》卷17说,梵天之子瓦西沙曾苦修数年而未得成就,于是其父劝他求取“中国修 炼法”。他后来到了中国,见佛陀身边有无数裸体术士饮酒吃肉并与美女性交。他感到惶惑之际,佛陀乃以性仪及五摩之义授与他。所谓“五摩”,(5m),乃是饮酒(madya)、食鱼 (matsya)、食肉(mamsa)、性准备(maithuna)、男女群体性交(mudra)。这也就是印度教性力派的“五摩(m)字真言。”这里所载的很有可能指的是西南天师道所举行的“合气”仪式。另外一部权威的密教经典《梵天问对》、又称《风神合璧旦多罗》也记载了大体相同的传说,说是密宗大师殊胜曾远赴“摩诃支那”和“秦地”学习正道,却见佛陀沉缅于醇酒美妇,疑问之下,佛陀向他传授了“五摩功”。

四川省社会科学院的张毅先生曾在《印度宗教与中国佛教》一书中指出,道教传播印,度,主要是通过滇缅线,即今所谓南方丝绸之路进行的。此论甚为精到。根据此论,中国道教房中术传播路线为,西端连接西南丝绸之路终点的印度密宗发源地迦摩缕波 (阿萨姆),东端连接西南丝绸之路另一终点,即道教天师道发源地川西成都地区。大约在公元2世纪到4世纪间,佛教沿西南丝绸之路东传同时,道教天师道的“合气之道”也循同一路线西传,由此刺激了邻近中国的迦摩缕波地区奉“五摩字真言”的“外道’’流传,最后衍变为佛教密宗,并于公元8世纪回传到中国汉藏地区。由此,除去佛教信仰教义及来自古印度瑜伽生理学外,我们可以解释为何印度佛教密宗双修与中国道教房中术竟然如此类同,如出一辙了。著名学者李约瑟博士就此曾指出:“乍视之下,密宗似乎是从印度输入中国的。但仔细探究其(形成)时间,倒使我们认为,至少可能其全部东西都是道教的”(《中国科学技术史》)。荷兰著名汉学家高罗佩也指出了这一点。他说:“由于基于止精法的房中秘术从纪元初便盛行于中国,而其时在印度却毫无迹象,所以很明显金刚乘的这一特点当是经阿萨姆邦从中国传入印度”。(《中国古代房内考·附录》)

  密宗双修传自印度,源于中国道教房中术。且在西藏等地区,已演变为道地的中国佛教宗派。其双修法,包含了深刻的信仰、哲理、人体科学知识和认识,并有一系列观想、行气操作方法,在一定的前提下,对人体健康和长寿有一定益处和效果,因而是中国房中养生文化的组成部分。但是与道教内丹双修一样,密宗双修要求的个人条件及心理生理修养水平很高,(西藏黄教规定,未经二叶余年显宗课程修习及严格考试是不允许学密的)一般人是不可能自己独自修炼的。至于作为修密准备的各种炼气法门,如金刚数息法、宝瓶气法、金刚诵法、九节风法、大圆满次第法等则可以作为自身习炼气功以祛病健身、追求长寿的参考。

阅读:
相关新闻       房中术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